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原始的人生

 喜歡夜,是因為它的寧靜、美妙,多少總能帶給人一種疲憊後的洗禮,但卻害怕它的到來,每一次的遇見,那一天也將成為永恆,然而黃昏總經不起夜的誘惑,或是夜對黃昏的妒忌?不想去深思這雞與蛋的邏輯。也許是因為有了靜逸的夜,才會觸動那久違的心弦,才會在春末夏初之際,用稚嫩與雜亂的文字寫下那些原始的人生,記一點關於自己很短的人生路。
  --題記
  原始的人生過往童年……“當你發現一顆鑽石比一顆玻璃珠更貴重的時候,你已經長大了”,這是一句最近看到的話。很現實,對這我有很深的體會,不曾忘記的年代裏,一度的幼稚,卻成為長大以後唯一與童年有關的記憶。應該是在小學時期,我記得。玩玻璃珠的瘋狂,竟讓樂樂做出一個在兒時認為很有“成就感”的決定:謊稱買文具,從父母手裏騙來了血汗錢去買玻璃珠。一毛錢四顆,還有看看有沒有損壞,再往兜裏小心翼翼的塞進去,回家還緊緊地藏起來,生怕讓父母瞧見,接著便是與雞毛撣子的較量,這就是殘存的記憶碎片。當歷經那樣的時代,茫然間,幾多春秋已付之東流,若干年以後的某一天,我走進了珠寶商行,看到那一顆顆璀璨的鑽石,發現那個老貴的價格竟然可以換上好多好多的玻璃珠,明白這已不是玻璃珠的時代,我也可悲的長大了。
  也許這就是原始人生的初衷,只是一種純粹的過往,長大後的虛偽,我們為它披上了一件皇帝的新衣。
  原始的人生在青春開始進化,首次踏上闖蕩的路,心情甚是歡快,或許僅是被關於籠子太長的時間,或是翅膀長硬。陌生的面孔,佈滿陷阱的人生路,原本以為人生很真,但還沒來得及細細體驗,已被捲入那一個個的人生圈套,已混入爾虐我詐的所謂都市生活。第一份工作是在菜市場賣海鮮,每天都在第一道曙光未灑落前,就必須拖上那麻木的雙腿,匆忙地對自己做一些簡單的梳理,守候在那不足十平的攤位,一直忙到太陽與月亮交班以後,才匆匆踩上清冷的月光,走在闌珊燈火的大街上,往那不屬於我的那個“家”趕。就這樣,日子無息的重複。我是一個俗人,在那個環境我學會了跳糟,終於跳到現在這份難分難明的工作。
  原始的人生到底是啥樣?無味?純真?還是虛偽?也許原始的人生是平淡而又從容的,是沒有經過任何加工的,像似我們付出努力,終收穫美好的愛,與此更應該有幸福的陪襯吧。好比每一朵嬌豔的鮮花總會有綠葉的襯托。剝下那層虛偽,看到原始的存在,只想一鍵還原那最初的模樣,儘管人生路上的坎很多,卻同樣得到更真的情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