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薛凱琪《August Girl》:步入輕熟女時代

)“封面姿勢,擺的多架勢”,這是薛小姐開場第一首歌的第一句歌詞。是否為了這句應景的歌詞,薛小姐就奉上了這樣一張詭異的封面,獅子女形象,雖說也沒到“驚世駭俗”的地步,但也顛覆了她以往甜美可人的形象,不錯,今年她也正式步入三十歲大關,她抓緊了她最後的時間說:Byebye,少女。

曾幾何時,楊千嬅也是香港甜心,大聲笑,放聲哭,勇字掛頭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,從華星時期的少女,到環球的烈女,再到金牌的知性女,她這一路的形象轉變,可謂修成正果。在楊千嬅賣力為剩女們代言的時期,在那些少女心事無人訴說的青黃不接時期,薛凱琪迅速上位,親民的圓臉,《新紮師妹3》,以及不需要多好的唱功,但能讓人在K房裏握麥唱到哭。人民需要甜美的慰藉。然而少女早晚都要變熟女,薛凱琪深諳這一點,她需要一個華麗的轉身。


《August Girl》這張迷你專輯中滿打滿算實屬只得四首新歌。《八月號》這首歌突然就知性起來,如果把這首歌放進楊千嬅的《Unlimited》裏,也毫不突兀,薛凱琪一開場就仿似她的前輩,拖延的唱腔,若即若離的咬字,甚至這首歌詞都在努力打造她的心聲,這算是薛凱琪自己的《亦舒說》。只是這首歌薛凱琪演繹的稍顯吃力,就好像小女孩穿著媽媽的高跟鞋,有一種不合時宜的性感。《字花》的兩個版本,sunset和sunrise各有千秋,前者編曲簡單,後者加入了弦樂,笛子等等樂器,變得紛繁華麗。Sunset版的憂傷情緒隨著吉他和絃輕輕流淌出來,應驗了“如旋律內有雨,那就盡情哭”,是表面的平靜內裏的翻湧,是事後的內傷;sunrise版是“千帆過盡”的灑脫,是懷念,是哀悼。如果前兩首歌是在寄託於“情”,那後兩首則托歌於“欲”。《除下吊帶前》,光聽名字就開始香豔起來。這首歌寫的很不像方大同,soul味不足,《唇印》倒是有他的風格。黃偉文把一個女孩面對自己喜歡的人,卸下最後的防備,即將把自己託付給別人的忐忑心態,完全琢磨的滴水不漏,一種帶著遲疑(無疑的呈現,全無,全沒,神秘),又有著對方的期許和不安(其實我,盼望能一起不只一晚這麼短)。《唇印》則輕鬆暢快多了,仿佛又看到薛凱琪的青澀少女味道,不似《除下吊帶前》的猶疑,是捅破了那層紗的真相大白,是帶著輕佻的留下唇印,F小姐唱的玩世不恭,我們則落得輕鬆消化這首歌。

F小姐到也不用著急著慌的費盡周章與以前完全割裂,吊詭的封面,成熟的選歌,咬音咬字的改變,這些可以一步一步來,後面有不斷冒出的少女偶像在覬覦,前方還有剩女中女豪放女,既然成熟之路早晚都要來,何必要逼迫自己快點上路呢?而現在F小姐完全有自己的灰色地帶,我們就叫她輕熟女吧?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