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費德勒輕視小德言論遭媒體惡評 被指輸球時顯擺高å

如果僅僅因為一項大滿貫未得而將費德勒的2011描述成一個失敗的賽季,恐怕並不公平。畢竟,面對有可能創下史上最偉大賽季的德約科維奇,是瑞士人給了對方本賽季唯一的一場大滿貫失利,並且在另一場爭奪中兩個賽點在手幾乎鎖定勝局。

  不過,撇開費德勒的場上表現不談,他在美網半決賽輸給德約後的言行,隨著賽事結束後幾家媒體相繼推出賽事總結文章,卻都得到了差評。

  美國《網球》雜誌網站竟將費德勒與小威和雙打冠軍佩茨內爾並列稱為本屆賽事“最惡劣言行”,指出他賽後未給對手以足夠的讚賞。該刊執行編輯史蒂夫·蒂格諾在美網評分系列文章中給了費德勒A-的不錯評級,但耗費了一半篇幅評點費德勒在半決賽後而不是半決賽中的表現,對於費德勒賽後稱德約抹殺其第一個賽點的正手接發球得分為“幸運”,蒂格諾寫道——費德勒應該大度地表示:“恭喜諾瓦克冒險成功,那一擊需要勇氣。”

  這場比賽後當有記者詢問費德勒,德約在面對賽點時敢這麼打,是否源自強大自信。費德勒當時回答道:“開玩笑麼?得了……”然後才分析說,有些青少年球員從小就喜歡在危境時搏殺,而這並不是他費德勒的風格。對於這番流露出優越感的話語,蒂格諾也指出,將當今世界頭號球星與青少年球員做比,對於德約缺乏敬意。

  ESPN的總結文章在承認費德勒是網球運動完美大使的同時也指出,在遭遇失利時,他也會在失望和憤怒的感情衝動有欠妥言行。費德勒對德約面對賽點的冒險一擊表示不解,文章反問道:“那麼德約又該怎麼做呢?將球穩妥地打向場地中部,然後讓你正手一擊致命?”文章還回憶起,達維登科去年澳網賽上也曾在面對費德勒時挽救過賽點,但費德勒賽後並未表示出輕慢,至於原因,“當然了,達維登科和德約不是一個級別的選手,而且,費德勒贏得了那場比賽。”

  《華爾街日報》給出了有趣的分析,文章指出,德約那記充滿了野性的接發球一擊,嚴重冒犯了費德勒華麗有序的世界。“有關費德勒的一切都是精挑細選的,從他的衣服、贊助商以及球衣上個人標識的RF,他為網球運動注入了優雅的元素;但德約的那一擊,卻是‘反費德勒式的’——衝動、沒頭沒腦、機會主義。”文章指出,費德勒當年是花費了相當長一段時間,才從內心真正接受了風格與自己迥異的納達爾;如今面對德約,他也許將同樣經歷一個漫長的接受過程。

  說到納達爾,也不禁令人想起他當年與費德勒的一段過節。2006年羅馬大師賽兩人的決賽中,費德勒曾因懷疑納達爾的叔叔兼教練托尼在看臺上暗中指導,不禁大聲說道:“托尼,你有什麼問題嗎?”賽後納達爾不吐不快:“輸球時,你也應該作一個紳士。”儘管兩人很快就在其後的勞倫斯獎頒獎儀式上冰釋前嫌,但這段小插曲已長留人們腦海。

  納達爾此番決賽輸球後的言行,則得到了美國《體育畫報》的好評,稱他面對六連敗於德約的巨大尷尬時卻保持了坦誠和直接,是“那種極少見的在輸球而不是贏球時更顯優良品質的運動員”。

  費德勒面對的越來越多的質疑,還不都是戰績下滑在作祟?面對媒體和公眾,費德勒從來就不忌諱表達自己的真實所想,他過去兩年的言行未見得就比巔峰時期更具攻擊性。然而,在他戰績優秀時,他所說的每句話人們都深信不疑;而如今,人們則覺得有了挑刺的餘地。人紅是非多?有時候還倒未必;人開始不那麼紅的時候,是非也會變多。

  每個人的任何一種個性特質,都是一柄雙刃劍。費德勒獅子座的高傲與倔強,曾幫助他贏得過那麼多冠軍;如今,在他漸漸年華老去時,他的高傲與倔強反而會讓其顯得虛弱。不過,還是讓他保持這樣下去吧!這是球王的尊嚴——哪怕只是一副尊嚴的面具。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