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淺讀沈從文

最近上網流覽帖子,發現不少朋友春遊湘西鳳凰,無不被那原汁原味的風土人情所吸引,或散文或隨筆一一寫下自己體會感受,讓人神往。我也禁不住掀開湘西鳳凰的一角,透過沱江那薄薄的晨霧,欣喜地發現沈從文大師並沒有遠去,他就端坐沱江邊的岩石上,笑容滿面地閑看著歲月穿梭,江水起伏。
  沈從文其實就如鄰家大爺,樸實無華,憨態可掬,雖然一生中大半輩顛沛流離,但這位老人始終腳踏實地,正直做人,認真做事。他出生時家境尚還殷實,四歲時母親教他認字,但他是屬於調皮搗蛋那類的孩童,念私塾時也不好好念書,上後山去爬樹捉鳥,下沱江捉魚撈蝦,有時還和同伴溜出城去,看誰的柴船無人照料,幾個小孩便蜂擁而上,匆忙把船向河中劃去。十四歲時,他走出家門入伍,進芷江警所,在湘川邊境二十多個縣漂泊六年。省際邊界社會的黑暗,地方部隊的腐敗,鄉間平民生存的艱辛,以及胡亂殺人的慘像,使他刻骨銘心。
  二十歲那年的夏天,沈從文帶著滿腦子天真幻想和追求真理、追求獨立生活的熱忱,經過水陸長途跋涉,千辛萬苦終於來到了北京。很快他就發現舊社會的北京,社會上的一切都在水深火熱之中,比起他原先生活的小社會更加糟糕,更加無可救藥。好在當時北大的學校大門為一切人物開放,只要你不為生計奔波,只要你樂意,旁聽生不必考試就可以隨堂聽講。當年沈從文也是有心考進大學的,比如中法大學,考取以後,無奈出於費用沒辦法籌齊而不能如願以償。
  沈從文大學進不了,他選擇旁聽與自學;為了生存,他只好選擇寫作。他從1924年開始發表作品,邊學習邊打工,還要創作,一路艱辛。五年後,他的作品日見成熟。我們大家熟悉他的作品有《邊城》、《湘西散記》等一系列優秀作品。《邊城》是沈從文小說的代表作,是我國文學史上一部優秀的抒發鄉土情懷的中篇小說。它以20世紀30年代川湘交界的邊城小鎮茶峒為背景,以兼具抒情詩和小品文的優美筆觸,描繪了湘西邊地特有的風土人情;借船家少女翠翠的愛情悲劇,凸顯出了人性的善良美好與心靈的澄澈純淨。它以獨特的藝術魅力,生動的鄉土風情吸引了眾多海內外的讀者,也奠定了《邊城》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特殊地位。《湘西散記》成書則是因為1934年初,沈從文因母病還鄉,臨行前,向夫人張兆和許約,每天寫信報告沿途見聞,也報告自己一路平安。過後,他根據在船上度過的十天裏的所見、所聞、所思、所想和少年時代的記憶,寫出了十二篇散文,彙集成一本名叫《湘行散記》的書。從此,那條縱貫湖南西部的河流以及兩岸的風光民俗人情,就被用清新優美的文字展現在世人面前。其實沈從文回家探望母親,除了車船顛簸,還有軍閥混戰,可算是艱難險阻,極不安全。但他卻以輕鬆愉快而有趣的筆調寫出所見所聞,以慰夫人,從而讓我們感受著他對愛人無限愛意。
  沈從文創作的藝術成就,可以說對中國文學產生了巨大的影響,許多文學青年在他的影響下迅速成長,成為二十世紀四五十年代的中堅力量。本來沈從文在文學創作上還應該有更高成就的,但他卻選擇了放棄。
  這裏面有太多的原因。其一是郭沫若。郭老1948年3月發表文章猛烈批判沈從文是“地主階級的弄臣”,“直接作為反動派統治的代言人”,1949年年初,郭老再次發表批判文章,被以大字報形式抄貼在校園內。巨大的壓力下,沈從文極度不安,無法解脫這樣的痛苦。其二是沈從文的自知之明。1953年,沈從文參加了全國文代會第二次大會,有幸受到毛澤東主席的接見,毛主席勉勵這位五十一歲的老鄉“年紀還不老,再寫幾年小說吧……”。按理說,毛主席的勉勵就是對沈從文的肯定,也就是否定了郭沫若的批判,應該再繼續馳騁文壇才是,但是沈從文自己認為他懂得多的是舊社會的生活,對新社會知之甚少,一句話就是不熟悉目前的生活,不利於創作,再則就是起之秀如雨後春筍,新作家眾星拱月,沈從文不願爭輝。其三是沈從文對博物館對絲綢服飾對考古學的熱愛。新中國成立後,博物館是一個新事業,從事研究的人並不多,也沒多少人願意到這冷門來幹。
  沈從文在“人棄我取”的原則下,一頭紮進許多陌生而未知的領域,取得了新的成就,與此同時,我們不得不對沈從文的淵博知識和實事求是的嚴謹態度肅然起敬。一次,沈從文從人物的穿戴、頭冠,發式分析指出,當時被眾多專家學者認為是東晉顧愷之的作品《洛神賦圖》,並非東晉顧愷之的作品,而是更晚的年代的作品。諸如此類,舉不勝舉。1963年,周恩來總理將編輯中國服裝史的任務交給了沈從文。他僅用半年多時間完成了書稿,終因文化大革命而被擱置,直到1981年,最後定名的《中國古代服飾研究》在香港出版問世。沈從文在古代服飾研究領域,如星斗閃耀著光輝。我們不妨回去看看郭沫若,郭老在大躍進時期以及以後,曾經發表眾多緊跟形勢、品質低劣的應景新詩,作為一個天才的作家、詩人、學者,他在文學、史學、考古學、古文字學等任一領域所取得的成就,都令大多數中國學人難以望其項背。然而,由於郭沫若與政治的過分纏綿,他辛苦構築的理想與信念的大廈也隨之傾頹瓦解了。沈從文認為,文藝可作為一個國家、民族或一個人的生命“指南”與“經典”。不可“墮落”為政治家的實用“工具”與“手段”。好了,大江東去浪淘沙,對於郭老我不可以造次評論,我只想走進沈從文,走進他的內心世界。
  沈從文家鄉的沱江依然流淌,他端坐江邊的岩石上,我們仰望著他,認真地讀他。他的一生如長河,彎延曲折,卻奔湧向前。今年五月,沈從文逝世二十一年,人去精神在,當激勵後來者。讀沈從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我只能是淺讀而已,略作紀念。
返回列表